陈金甫:实现以价值与创新为导向的医保

日期:2017-12-04 / 人气: /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社会医疗保险一直是中国医疗服务最大的支付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公开阐述了对中国医疗的一些看法及解决策略。他认为,社会治理不是一味强调政策为主导、法律为主导或者行政为主导,而是在平等的交易双方之间进行规则的制定、利益的博弈和价值取向的认同,这样才能形成一致性方向。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 陈金甫
社会医疗保险一直是中国医疗服务最大的支付方,然而近年来社保基金面临的支付压力越发严峻。仅仅十年间,中国卫生总费用翻番到4万多亿元。对此状况,陈金甫在11月29日的《财经》杂志年会上表示,总体而言,卫生服务总量仍然不足,资源配置极度不平衡。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我国人均卫生总费用水平始终保持两位数增长,从2010年的1490元增长至2015年的2952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4.7%。
根据国家统计局及《2015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我国包括政府卫生支出、社会卫生支出及个人卫生支出在内的卫生总费用,由2010年的19,980.4亿元增至2015年的40,587.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2%。卫生总费用占我国GDP的比重也不断提升,从2010年的4.9%增长至2015年的6.0%。
我国原有的医疗发展是靠政府推动和公有资源支撑,但现在中国卫生总费用不到十年间翻了一番,动力机制发生了变化,原来的发展模式已不合理。
▵2010 年至 2015 年我国人均卫生总费用及增长率
▵2010 年至 2015 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及其占 GDP 比重情况
数据来源:《2017-2022年中国医院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
除了卫生服务总量不足之外,陈金甫对中国医疗服务质量表示担忧。他提到在所有医疗消费中,医疗资源浪费现象严重,比如2万亿医疗费用中可能有30%是浪费的,也就是没必要的花费。过度医疗带来大量医疗企业野蛮生长,质量堪忧。他还特别提到卫生服务评价,在总量的发展中还有结构待优化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陈金甫认为,医疗发展导向有几大命题:一是卫生服务总量会持续高速增长;二是一定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三是在医疗发展过程中,一定要引入新动能。
他指出,一个庞大的事业或产业,如果没有原始的动力成长机制,而是靠政府投入,靠行政推动,靠政府引导,靠个人自觉等是做不到的。所以,医药的市场化能不能更具有价值创新力,医疗服务能不能具有发展的内在动力,都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
陈金甫认为,中国当下医疗体制存在很大的问题,没有解决医疗机构医生的利益机制问题。而且,现在诸多的医院大数据、智能监控等新兴技术并不能解决利益机制原生动力的问题。
他认为疾病很复杂,医学很神圣,不同疾病的检查手段、治疗方法、价格等也不一样。很多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降低了药占比,虽然药房取药的人减少了,但输液室里还是人满为患。这些问题究其根由,是由于当下医疗还没有解决利益机制原生动力的问题。如何调配好医疗机构医生的利益机制,是当前医疗体系需要解决的问题。
陈金甫说,医保在促进健康产业发展,促进医疗质量改善方面应该有所作为。首先,应当高度实现以价值和创新为导向,并且在机制上引入社会创新。在社会治理中,不是一味强调政策为主导、法律为主导或者行政为主导,而是在平等的交易双方之间进行规则的制定、利益的博弈和价值取向的认同,这样才能形成一致性方向。最后,需要更多的引入谈判和团购。而这种谈判和团购,一方面体现了医保趋势性的改善和整体性的优化,另一方面是引领价值的导向。
他补充说,中国健康产业经过近十年的的发展,过去压抑性的医疗需求基本得到了释放,正在实现可及性需求。在这个新的起点上,整个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发展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这也意味着今后发展的战略导向将发生变化。
对此陈金甫强调,健康产业应该以人民为中心,一定要坚持有质量和价值导向的发展之路。他认为,现在医保还是要用内在的机制,发挥第三方管理、外部管理和价值引领作用,利用其集聚的医保资源和价值导向来进行集团性购买,明确的实现以价值和创新为导向的医保战略购买。
此前,陈金甫也发表过上述类似观点,并有系统的阐述。 他在文章中表示,医保应当从认同价值入手重新定位,考虑的第一要素是价值,价值也是药物经济学的核心,并且在研究方法方面,需要提高到足以体现价值的层面上,考虑宏观的系统配置,包括价值的认同、成本的选择、方法的使用等。
 
 
 
 
 
 
 
 
 
 
 
 
 
 
 

作者:陈金甫


地址:合肥市政务区祁门路    电话:13365601726 

Go To Top 回顶部